CaramelJewel

(* ⁰̷̴͈꒨⁰̷̴͈)=͟͟͞͞➳💓only GTOP & Me

[中篇/完结/HE]《怪圈》

年年有车哈哈哈哈我爱脆皮鸭文学😚谢谢亲爱的生日礼物!

以世界为礼:

*现实背景,小权重回十七岁
*一个引诱与被引诱,套路与被套路的故事
*有🚗放链接
*致一位爱车博主的生贺@CaramelJewel 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车🌝
*考完试了我特么真的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-01

绚丽的光束从高处照射下来,随着音乐的节奏在室内游走,浮光掠影地扫过每个人的脸,喧闹的世界里或明或暗,什么都看不真切。

深夜降临后的酒吧,才是狂欢真正的开始。

然而无论是在舞池里跳舞的年轻男女,还是坐在卡座里谈天说笑的人们,目光几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往同一个方向聚集。

台上的DJ换了三首歌时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才终于鼓起勇气,朝着二楼走去。

二层楼的铁艺栏杆上,正趴着一位十分漂亮的少年。

或许以年龄来说不应该再称为少年,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少年感无论如何也忽视不了。

他穿着蓝白条纹短袖,黑色的棒球帽随意地戴在头顶,却也无法遮住那一头蓬松柔软的橘色头发。

他将小半张脸都埋进了手臂中,略长的刘海下面是一双褐色的眼眸,正没精打采地看着下方的人潮涌动,不发一语。

颇为丧气的模样,不像是BIGBANG 的队长,倒更像是一只被人遗弃在路边的猫。

高跟鞋行至少年的斜后方停下,女人伸出那只握着玻璃酒杯的手,正要开口,却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直直刺了过来。

她的动作被呵住,手和酒杯还悬在半空中,仿佛一部被中途掐掉的电影。

权志龙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,想要转头,而身旁高大的男人却快他一步,接过还在愣怔的女人手中的酒杯,然后顺手将一旁桌上的空托盘放在了女人的手中。

动作自然,一气呵成。

也不知是男人面无表情的样子太可怕,还是他的做法令人太无语,以至于女人悻然离去之前,竟然连一句申辩或是解释都没有。

一个追求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解决了。

权志龙没有多想,又将头转了回去,余光里却能看见男人将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身后传来酒杯被放置在桌子上的声响,接着就又没了声音。

还在生气吗。

权志龙有一下没一下地啃着手指甲,前不久才修剪平整的指尖又成了坑坑洼洼的模样。

“志龙。”

看不得好友这副不安的模样,东永裴皱着眉,隔着三四个人对他喊道,“你要是困就回去睡觉吧。”

权志龙借着侧头回答的机会,又睨了眼崔胜铉,却发现他的目光似乎越过了自己,不知道在看哪里。

最烦他这种吵了架后还能淡定自若的样子。

好像一整晚想东想西,焦躁不安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。

顿时火气就冒了上来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借过。”权志龙冷冷地说道。

崔胜铉挑了挑眉,深邃的双眼在浅色墨镜镜片的遮挡下,肆无忌惮地盯着那一小撮从棒球帽里不安分地挤出来的橘色头发。

见那人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,权志龙便直接踩着那双黑色的麂皮皮鞋走了过去。

崔胜铉吃痛地轻哼一声,却依然没有说什么,只是站在原地,看着那个单薄的背影下楼,直至消失在门外。

“你们俩真的很无聊。”东永裴走过来,站在崔胜铉的身边。

“吵架而已。”

“而已?”

东永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“这都几天了?”

说实话崔胜铉自己也不记得有几天了,甚至都不记得他们最初是为了什么吵架。

这一年他跟权志龙之间,争吵就像是滚雪球,不是因为某件大事,而是许多无关紧要的小事集合在一起。

今天因为这个,明天因为那个,然而最初到底是怎么吵起来,却没人会记得了。

难道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,所有的激情早就已经趋于平静了么。

崔胜铉其实可以隐约感觉到,他们的感情进入了一个有些微妙的新阶段,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适应这样的时期,更不知道这样的阶段对于他们来说是前进还是倒退。

“你跟闵孝琳xi也会这样吗?”

东永裴似乎有些诧异他会这么问,摇了摇头,“能待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,谁还有空吵架。”

所以是因为自己和志龙天天腻在一起的原因?

崔胜铉蹙眉思考着,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令人心烦,他正想再去喝杯酒,却发现权志龙的外套还搭在一旁的沙发扶手上,显然是被它的主人希望在这。

想起刚才权志龙气呼呼离开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崔胜铉忽然有点想笑。

这笨蛋。

————

-02

即将入夏的过渡季节里,夜晚的街道还是很凉。

被冷风一吹,权志龙才想起自己把外套落在了酒吧里。

然而又不愿再回去,只好就这样抱着光裸的双臂赶回酒店,所幸的是,他这副因为冷而佝偻着背的模样,一路上居然都没人认出他来。

几片路边栽种的法国梧桐的树叶顺着风落了下来,擦着他的鼻尖掉在了地上。

权志龙没忍住,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他和崔胜铉最新的一次争吵,是因为今天在演唱会上唱《ZUTTER》的时候,崔胜铉将那个戳脸的动作做的太过用力。

仿佛是要证明什么似的,甚至抢了半拍,提前将指尖点在权志龙的脸颊上,而权志龙原本准备好举起的右手,才抬到一半,就这样垂了下去。

当然这也是有迹可循,原因要归结到他们的上上次争吵。

那是在此之前的另一场演唱会,崔胜铉要跟他击掌,他假装没看见闪了过去。崔胜铉刚要从后面走上前来戳脸,他却自己先完成了动作。

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,权志龙认真地回想了很久,还是没能记起来他们上上上次吵架的原因究竟是什么。

倒是没由来地想起了以前曾听人说过“倦怠期”这个词。

他烦躁地甩了甩头,似乎是想将这个词从脑海里甩出去。

刷卡打开房门,他原本是打算草草地洗个澡就去睡觉,却没想到盥洗室的浴缸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放好了热水,甚至还贴心地加了紫色的星空入浴剂进去。

这里的服务这么少女心的吗???

不过既然已经都准备好了,不如就泡一下。

权志龙赤裸着身体躺进浴缸里,还有些烫的水刺激着皮肤,很是舒服。

他忽然想起自己是不是应该给永裴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把外套带回来,然而意识却渐渐地下沉,忙碌了一整天的疲倦全都在此刻涌了上来。

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。

也不知睡了多久,再醒来时,睁开眼所面对的已经不是浴室的瓷砖,而且一片白色的天花板。

自己正躺在床上,并且被三床厚厚的被子压着。

感受到了这些讯息后,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,自己泡澡睡了过去,没注意时间以至于着凉生了病。

火烧似的喉咙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个猜测。

他刚想下床倒杯水喝,却无奈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重重的被子更是让他动弹不得。

这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,权志龙努力地仰头想看看是谁,脑袋却一阵晕眩,视线也是模糊,挣扎了几下只好放弃了,等着对方走过来。

“醒了?”

哦,是崔胜铉的声音。

权志龙皱着眉别过脸去,不想看见他。

而崔胜铉仿佛没察觉出来,伸手轻轻地托住他的脸颊,让他正对着自己,另一只手则抚上了他的额头。

与浑身滚烫的自己相比,崔胜铉微凉的手简直就像是暑天里的冰淇淋,权志龙本能地往他的手心里蹭了蹭,却感觉那只手的主人似乎愣了一下。

“还在烧,先把药吃了吧。”

崔胜铉咳嗽了两声,似乎是想掩饰语气里的不自然,刚要收回手去拿药,却被权志龙脑袋一歪,夹在了颈间。

生病中人的沙哑着嗓子,不满地嘟囔道,“你再放一会儿嘛。”

崔胜铉似乎是沉默了,半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权志龙有些好奇地睁开眼想看看他在做什么,却没想到会看见一位穿着毛衣的少年站在自己床前。

毛衣?他记得现在明明是暮春初夏才对,崔胜铉再怎么不想露皮肤也不至于穿得这么热吧。

啊不,这不是重点。

比起毛衣来说,眼前的这个少年是谁???

他长得几乎和崔胜铉一模一样,不同的是,更加稚嫩,棱角也不像现在这么分明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涩的气息。

简直就像是崔胜铉的亲弟弟,然而相识的十多年来,他从未听说崔胜铉有个弟弟。

“你是谁?”权志龙警惕地看着他。

“烧傻了?”少年说着又伸出手去试权志龙额头的温度。

权志龙往后一躲,执着地重复道:“我问你是谁?”

少年瞪了他一眼,“别闹。”

权志龙还想说点什么,可嗓子里干涩地让难受,正要去拿放在床头柜的水喝,少年已经将杯子放在他的面前。

他喝了一口感觉稍微好了一点,于是接着没好气地说,“谁跟你闹,你谁啊?”

“怎么了?志龙醒了?”

也许是权志龙刚刚的声音大了点,又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看清楚脸后,权志龙这下头更疼了。

这不是少年时期的东永裴吗???

于是随着权志龙哑着嗓子的一声尖叫,这个不算大的房间很快就被人挤满。

分别是,十八岁的崔胜铉,十七岁的东永裴,十六岁的姜大声,十五岁的李胜利。

以及躺在床上,身体属于十七岁的权志龙。

“做梦,我肯定是在做梦……”

权志龙拼命地掐自己手臂上的肉,想要把自己弄醒,结果却痛得他龇牙咧嘴地倒抽冷气。

不是说在梦里是不会有痛觉的吗?

权志龙盯着那块被自己掐红了皮肤,还没想明白,一旁少年模样的崔胜铉就把他的手拉开,又怕他着凉,直接塞进了被子里。

转头对身后的几个弟弟说,“可能是刚醒,还有点神志不清。”

“你他妈才神志不清!”

崔胜铉闻言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,只是把胶囊从药盒里拿出来放在桌上,叮嘱他记得吃药,然后就带着其他三个人一起出去了。

权志龙愣住了。

这要是平常,崔胜铉一定会捧住他的脸,把他的嘴巴挤得嘟起来,然后半威胁半玩笑地问,还敢不敢对哥哥说脏话?

然而刚刚居然只是看了自己一眼。

这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。

他头疼得厉害,只好从床上坐起来,喝了点水,把药吃了,又要躺下之际,这才发现眼前这个房间有多熟悉。

这不就是BIGBANG 出道之前住的宿舍么?

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————

-03

玻璃杯壁上被热气蒸腾地附上了一层白雾。

权志龙低着头,透过这层雾气去视物,于是整个世界都是茫白的一片。

房间里很闷,两扇窗户都被崔胜铉在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关了起来。

身上依然是三床棉被,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一身黏腻的冷汗更是弄得他焦躁心烦。

他掀开被子下床,想去开窗透透气,刚走了几步就有人大步走了过去,抢在他之前把窗户打开了一点,既能通风也不会着凉。

崔胜铉做完一系列动作后回头,看见权志龙还赤着脚站在地上,表情正有些复杂地望着自己。

“你去床上躺着,有什么事叫我做就行。”

权志龙也没跟他客气,躺回床上,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生硬地说了句:“饿。”

“饿了?”

崔胜铉的语气里似乎透着些高兴,听说病人只要能感觉到饿,就是快要好转了的迹象。

而权志龙却懒得再开口,他转过身去,只将背影留给崔胜铉,没过多久就传来卧室门被小心翼翼关上的声音。

接着他听见外面客厅里,应该是李胜利的声音,说:“怎么志龙哥这几天对胜铉哥这么凶?”

凶吗?

好像是有点凶。

他似乎是把,对快要三十岁的崔胜铉的怒意,转嫁到了眼前这个才十八岁的崔胜铉身上。

再加之突然穿越到了过去,哪怕已经过去了三天,可这个事实却让他无论如何也消化不了。

他没办法不多想不担心,现在那个正常时空的自己在做什么。

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得待在这个时空,把走过的路再重头走一遍。

就这么突然消失了,会不会有人在担心自己出了什么事……

他胡乱地想着,不知过了多久,少年模样的崔胜铉端着碗粥走了进来,在床边坐下。

权志龙很自然地对着他张开了口。

而双手捧着粥正要递给权志龙的崔胜铉反倒一愣,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以及不知所措。

……

这便是第三个使权志龙感到烦躁的原因。

和跟崔胜铉以情侣的关系相处了那么多年后,突然要面对一个此刻对他还只有兄弟情的小崔胜铉。

那些在原本权志龙看起来已经是再自然不过的举动,此刻在小崔胜铉的眼里,全都变成了gay里gay气。

“粥放下,我待会儿自己吃。”权志龙说完又要躺下,尴尬地不敢看崔胜铉的表情。

却没想到崔胜铉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舀起一勺白粥,吹凉了些,朝权志龙递过去,“我喂你。”

“……我可以自己吃。”

崔胜铉没有移开手,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喂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权志龙皱着眉拒绝。

崔胜铉又把粥往前递了递,“你吃完再生我的气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权志龙竟然从那张还透着青涩的熟悉脸上看出了一丝委屈。

这可是二十来岁的崔胜铉绝不会有的表情。

忽然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在酒吧里,自己焦躁的一会儿转头一会儿转身,借着到处左看右看的余光去观察崔胜铉。

可崔胜铉却好像没事人站在那里,甚至还颇有闲情逸致地从一位女酒侍的手中接过一杯红酒喝。

胃都要气痛。

“我不想吃了!”

将要三十岁的灵魂用着十七岁时的身体,对着一个无辜的少年,发起脾气来依然十分的得心应手。

权志龙拉过被子遮住头顶,再紧紧地拽住被角,怎么也不肯从里面出来。

许久才听见被子外面传来一声轻叹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————

-04

还没等权志龙想起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崔胜铉又没什么要说对不起,他的病就好得差不多了。

虽然还没有好到彻底,但也得得跟着其他人一起去练习室继续练习,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很多年后其实都没有改变。

距离当练习生的那段时光已经过去太久了,久到记忆里都蒙上了一层灰。

他坐在靠墙的椅子上,等着提前到的大声和永裴他们练完。

熟悉的地下练习室,连空气里都依然还是那股泛着潮湿的味道。

他还记得现在正放着的这首音乐,是他们出道前练习的最多的一首,小动作有点多,崔胜铉老是会漏掉一些,每次别人都离开后,自己就会留下来陪着他继续练。

他稍稍偏头,果然看见旁边和自己一起等着的崔胜铉眉头紧锁,虽然坐在椅子上,但手和脚还是跟着大声他们一起动,默默地练习着。

这时音乐放完,永裴跑去喝水,大声正在弯着腰喘气,而权志龙则忽然想起几年之后在综艺里,有关于自己的一个被笑了很久的梗。

他不太记得那句话是不是这个时候说的,但是不管怎样他决定补救一下。

“大声啊。”

在姜大声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来看向自己后,权志龙没底地对他笑了笑,有些夸张地大喊道——

“你的表情真是太棒了!”

练习室里突然安静了片刻,姜大声才终于抽搐着嘴角,扬起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:“谢谢哥。”

权志龙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走到落地镜前的中央站好,准备开始练习。

也许穿越回来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还可以改变一些事情。

然而接着他却从镜子里看见永裴稍稍地拉过大声问了句:“你惹志龙生气了?”

而后者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: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……

“老师。”

就在权志龙打算辩解什么的时候,崔胜铉先开口了,“开始吧。”

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但不知为何权志龙总感觉他在很努力地憋笑,不过现在也没空让他继续想下去,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回忆这首歌的动作。

可是一曲下来,他几乎都是看着镜子里,跟着崔胜铉跳,连错的地方也跟着学,就好像今天是第一次练习这首歌一样。

“权志龙你干嘛呢!”

舞蹈老师按停了音乐,不耐烦地看着他,“不想练以后就都别来了!”

这都过去将近十年了,他还能勉强跳完整首就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。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“重来,如果还不会跳,今天就留下来练。”

老师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连你十年后编的舞都会跳了。

这样的话又不可能说出口,只好认命地跟着音乐一遍又一遍地练习,把一首甚至都不属于他们的音乐练得滚瓜烂熟。

等他练习结束的时候,当时还十分简陋的公司大楼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只有大声还拿着一瓶水站在门口等他。

见到权志龙走过来,姜大声立刻把口袋里的药片和矿泉水递过去。

“胜铉哥说一定要看着你把药吃完再回家。”

权志龙接过药咽了下去,装作不经意地问道,“他人呢?”

“他怕志龙哥还在生他的气,就把药留给我了。”

这么一说权志龙才忽然发现,现在手上的这盒药就是放在他床头柜的那盒。

所以,今天崔胜铉出门的时候还帮他把药带过来了是吗。

所有人,甚至包括他自己都觉得病已经好了。

“所以,哥,你们就别吵了吧。”姜大声看着权志龙微怔的模样,忍不住又补了一句。

“胜铉哥真的对你特别好。”

————

-05

将要年末的时候,公司放了一个星期的休假。

“菜我都切好放在冰箱里,你要吃的话,简单炒一下就行,别天天吃方便面。”

东永裴带着大包小包的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站在门口,对着一脸睡眼惺忪的权志龙叮嘱着。

他说一句,权志龙就点一下头,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。

“啊我都忘了。”东永裴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崔胜铉,顿时放心了很多。

“反正胜铉哥在这里,你也饿不着。”

“……”

平时还觉得有些拥挤的房子里,因为一下子少了三个人的缘故,忽然变得空旷起来。

权志龙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圆形抱枕,整个人缩在客厅沙发的左侧里,好久没有过这样无事可做的悠闲日子,这让他忍不住想要——

咬指甲。

尤其是,当电视上播放着不知道演了什么内容的电视剧,可偏偏坐在沙发另一端的崔胜铉却看得十分认真。

他还在想着前几天大声说过的那句话。

“胜铉哥其实对你特别好。”

就生病的这段时间看来,十八岁的崔胜铉确实对他好到不得了。

在曾经的这个年纪里,也感受过崔胜铉对他的照顾,但那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觉得他是个很好的哥哥,很好的朋友。

而现在,这个外表十七岁,但实际灵魂却是即将奔三年纪的权志龙,再回过头来看待这些照顾,仿佛都变了味。

他其实还挺讨厌这样的感觉。

就好像一个思春期的女孩子,暗恋的人稍微对自己友好一点,就会去揣测他是不是喜欢上了自己。

权志龙现在大概就是这样。

崔胜铉帮他拿药,他怀疑崔胜铉是不是早就喜欢他。

崔胜铉帮他洗碗,他怀疑崔胜铉是不是早就喜欢他。

崔胜铉帮他把菜里的姜丝都挑出去,他怀疑崔胜铉是不是早就喜欢他。

崔胜铉帮他把忘了带进浴室的内裤包在塑料袋里,整整齐齐地摆在门前,他怀疑崔胜铉是不是早就喜欢他。

……

然而记忆当中,他们两个此时应该还算是直男才对,当年甚至还一起讨论过FIN.K.L和S.E.S哪个组合更好看。

他看着十八岁时的崔胜铉,依旧是高挺的鼻梁,幽黑的双眼,那时候他的耳畔还留着一点鬓角,额前的刘海也乖乖地贴在额头上,安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,整个人看上去既温柔又沉稳。

和以后气场全开的模样比较起来,还真是有很大的差别。

不论是气质还是思想,都变得让人越来越难以捉摸,神秘莫测。

看不透一个人,所带来的最大负面效果就是不安。大概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权志龙才会偶尔忍不住地想要跟他吵架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既然以后的崔胜铉让他感到把握不住,那为何不现在就直接拿下,何必还要等那么多年,中间费劲地兜兜转转一大圈,浪费了多少时间。

既然莫名其妙地有了这样一个穿越到过去的机会,那么主动权的掌握者,自然就应该换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。

十八岁的少年崔胜铉,浑然不觉身边的人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,完成了一个多么伟大的思想飞跃。

他只是提出了一个于当下来说比较紧要的问题:“中午你想吃什么?”

权志龙的双眼弯成新月一般的弧度,身后的狐狸尾巴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翘得老高。

“想跟哥一起出去吃。”

离假期还有三天就结束了的时候,东永裴提前回到了宿舍。

但是如果可以重新让他选择一次的话,他宁愿充当全家人的苦力,跟着一起去济州岛旅行。

中午的时候,崔胜铉正坐在餐厅里,往方便面上倒美乃滋。

不过这倒不是东永裴拒绝回来的原因。

问题出在那个将脑袋枕在崔胜铉大腿上的人。

权志龙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帽卫衣,戴在头上的帽子,显得他原本有点婴儿肥的脸更像一个处于睡梦中的小婴儿。

崔胜铉见他进了门,没有多吃惊,只是示意他小声一点,不要吵到志龙睡觉。

妈的他睡觉不能回房间睡?

非要在你腿上睡?

东永裴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,直到崔胜铉开始若无其事地吃面,他才想起自己应该先回房间把行李安置好。

然而崔胜铉却忽然叫住了他,对着他指了指之前本来是志龙一个人住的那个单人间。

顿时有个奇怪的猜测从脑海里冒出来。

东永裴试着打开那间原本是自己和崔胜铉一起住的卧室,果然在自己的床上看见了权志龙的被子和枕头。

……

他其实对自己住哪间房是无所谓的,更何况现在换给他的还是当初刚搬进来时,五个人石头剪刀布争了很久的单人房。

然而总是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等他再从新房间里出来的时候,权志龙已经睡醒了,正蹦蹦跳跳地回他和崔胜铉的房间里换衣服。

东永裴踌躇了一下,还是走到崔胜铉对面的椅子前,拉开,坐下。

“哥,你和志龙要出去啊?”

“嗯,志龙说想出去玩。”

“哦……中午你就吃泡面啊。”

“志龙说他不想吃。”

“那怎么……突然要换房间呢?”

“志龙说想跟我睡。”

“……”

志龙说什么你就做什么,虽然是好朋友,但是这样百依百顺的也很奇怪好吗!

一只东永裴失去了梦想。

————

-06

弘大的一家咖啡馆内。

“永裴回来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哥跟他说换房间的事了吧?”

“说了。”

得到确切回答的权志龙,满意地点点头。

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,但是权志龙还不想那么早就回去,于是拖着崔胜铉找了一家咖啡店,说是要喝点东西。

靠着街道的窗外可以看见橘红色的夕阳正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沉,路灯慢慢亮了起来,暖黄色的灯光将行人呼出来的雾气照得一清二楚,冬季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早。

不过权志龙当然不是为了看首尔的夜景才到这里来的。

经过这几天的主动出击,甚至可以说是——引诱,权志龙发现崔胜铉的神经,就跟他的某个部位一样,真的不是一般的粗。

他都主动把被子抱到他的房间去了,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?

想起那天就来气。

权志龙从没做过这样需要主动的事情,毕竟以前都是别人倒贴着追他,所以他“引诱”的套路可以说是十分的简单粗暴,通俗易懂。

然而当权志龙不断地往崔胜铉躺着的那侧挪动的时候,善解人意的崔胜铉立刻打开衣橱找出一床新被子,加在权志龙的身上。

“如果还觉得冷的话,就开空调吧。”

“……不用了,谢谢。”

在此之后大大小小的计划,几乎均是以这种形式告终。

大概以他自己的那点小套路是不可能成功了,权志龙喝了口咖啡,发愁地叹了一口气,怎么十八岁时的崔胜铉这么单纯?

“志龙。”

单纯美男崔胜铉对着权志龙,指了指自己嘴唇的四周,仿佛在示意他什么。

权志龙怔了几秒,反应过来后茅塞顿开,暗自狂喜,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。

他装作不知道崔胜铉在说什么,作出一副不解的样子:“怎么了?”

崔胜铉只好又将先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。

而权志龙反正是打算装傻充愣到底,一会儿碰碰自己的脸颊,一会儿摸摸自己的下巴,就是精准地避开了那重要的一圈地方。

这时候,崔胜铉突然停下了比手势的手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然后薄唇轻启,吐出一个字:“蠢。”

“……”

哦,权志龙忘了,这个时候《秘密花园》连影子都还没有。

他正有些沮丧地想着,从对面忽然伸过来一只手,拿着纸巾,轻轻地擦拭着嘴唇周围的那圈乳白色奶渍。

动作之间,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柔软唇瓣,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忽然就想到了很多年后的金周TOP和G罗琳。

那么……这算是他套路成功了么?

“胜铉君。”

权志龙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从咖啡店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,接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孩子就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权志龙记得这个人,是跟他们差不多时期的练习生,偶尔聚餐的时候会遇到,崔胜铉似乎跟她出去过几次,但是有没有交往他就不清楚了,毕竟那时候他对崔胜铉的情感生活还不感兴趣。

果然,崔胜铉正笑着跟她打招呼,关系看上去似乎还不错的样子。

“咳咳咳。”

权志龙觉得自己再不出声,就真是浪费了这个穿越时空的机会。

“哥,我困了。”

崔胜铉闻言,看了看桌上见底了的咖啡杯,又看了看权志龙,那小孩此刻满脸都写着再明显不过的不爽。

依然是那个似笑非笑的神情,崔胜铉和女生礼貌地道了别,跟在快步往前走的权志龙身后,出了咖啡馆。

这个点,正是街上的人最多的时候,两个人索性不打车,步行走回宿舍。

“以后少跟那个女生来往。”

崔胜铉怔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权志龙会说这个:“她怎么了?”

“我们快出道了,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。”

当了十多年队长的权志龙,哪怕这话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心,可语气里却照样能做到丝毫不虚。

崔胜铉沉默了片刻,接着说,“这个年龄谈恋爱不是很正常么。”

啧,这话说的,果然当年是跟那个女生在一起过?

“那行。”

权志龙停下脚步,生气地瞪着崔胜铉,“她刚刚不是约你出去玩么,去呗,不到明天天亮不准回来。”

十八岁的崔胜铉依然比权志龙高出了半个头,但他现在垂着眼,像一个被人训斥了的小孩子,半天不吭声。

权志龙这才消了点气,正想上前去拉崔胜铉的手,却没想到对方忽然抬眼了,笑了笑,说——

“那你先回去吧,我带了钥匙,晚上不用等我。”

————

-07

曾经十七岁的权志龙还不太会抽烟。

他这辈子抽的第一口烟是从崔胜铉的手中抢过去的。

崔胜铉还没来得及骂他,他就先被尼古丁的味道给呛得流出了眼泪。

自那之后起,每当崔胜铉偷偷地抽烟,他就会在一旁碎碎叨念着,搞不懂他为什么喜欢抽烟。

现在只差两三年就满三十岁的权志龙懂了。

他坐在宿舍客厅里的沙发上,永裴不知为何似乎又回家了,于是他便肆无忌惮地从崔胜铉的床底下把所有的烟盒都翻找出来。

他一直都知道崔胜铉会把烟藏在哪里,从小到大,崔胜铉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避着他,因为信任。

一根接着一根,突出来的烟雾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飘渺。

凌晨两点,他倒要看看崔胜铉是不是真的天亮才会回来。

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,权志龙不记得自己在沙发坐了几个小时,但却忽然想起了在那个正常时序的时空里,他跟崔胜铉争吵最初的原因。

真的是一件很小很小,甚至可以当做玩笑来看待的事。

那么到底为什么要吵架呢,甚至还冷战。

接着他发现,自己既然有了这个重来一次的机会,他原本是完全可以选择不和崔胜铉在一起。

他们俩走到一起的过程并不简单,甚至是几经波折,毕竟在遇见对方之前,他们从未发现自己对同性有过任何的兴趣。

大概就是只对你一个人有兴趣。

但既然老天让他重新来过一次,他本可以选择一条更轻松的道路,没必要非要继续走这条艰难又漫长的路。

就像一个巨大的怪圈,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圆形的圈子,可就是走不出去,不管多么想逃,绕来绕去,最后又只能回到了起点。

「就算你不懂,懂我来说,你是太珍贵的存在。」

不知怎么的,就在茶几的白纸上默出了《Baby Good Night 》这句歌词。

这大概就是,他对崔胜铉的爱情。

约摸快要六点的时候,门锁上终于有了动静。

权志龙转动着僵硬了的脖子,回过头看。果然是崔胜铉。

他的手上搭着一件风衣外套,衬衣的衣领松松散散,脸上尽是倦色,怎么看也不像是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。

权志龙深吸一口气,吐出一口烟雾:“你去哪了?”

“外面。”

崔胜铉一进家门就被这满室的烟味熏得不行,径直走过去开窗。

“现在才回来。”这话说得既像是陈述句又像是问句。

“不是你要我不到天亮不准回来么。”

崔胜铉的语气依然淡淡的,仿佛没听出权志龙每一句话下都在隐忍着的怒气。

“我要你滚,你就会滚吗?”

权志龙还是没忍住吼了出来,他不知道现在这样算什么,一方面他清楚地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们俩还没在一起,崔胜铉对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,就算跟女孩子在一起也是正常。

但另一方面,只要一想到崔胜铉那个女生两个人单独在外面度过了一夜,就恨不得把整个房子都给掀了。

“你跟她做了?”

崔胜铉皱眉,没有回答,只是把那挤满了一整个烟灰缸的烟头倒进了垃圾桶里。

“干嘛不说话,我又不会告诉别人。”权志龙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,熬了一整晚的嘴唇却苍白得看不出一丝笑意。

崔胜铉依然没有理他,伸手用湿巾将掉落一地的烟灰擦干净。

“别他妈收拾了!”

权志龙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突然拽住了崔胜铉松散开的衬衣衣领,往沙发上狠狠地一摔自己也跟着倒在沙发上,低头看着他,恶狠狠地又问了一遍,“我问你话呢,你跟她做了?”

崔胜铉顿了顿,终于开口: “你都这么想了,还问我干什么?”

得到了答案的权志龙从他身上下来,颓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看着窗外逐渐升起的晨光,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然而这时候崔胜铉却说话了,他早晨的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一些,权志龙不止一次在醒来后对着崔胜铉说过,我哥的声音世界上最好听。

但此刻却无比的刺耳——

“权志龙,你喜欢我?”

空气突然凝固了,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。

半晌,权志龙冷笑了一声,又点燃了一根烟,仿佛是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。

崔胜铉倒是不恼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“如果不喜欢我,你生什么气。”

权志龙又笑了,不过这次不像是在嘲笑他,反而更像在自嘲:“行,我喜欢你。”

崔胜铉看着权志龙指间缓慢燃烧着的香烟,忽然轻声说了一句:“做吗?”

抽烟的动作霎时顿住了,权志龙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崔胜铉,只见他正气定凝神地看着自己,仿佛在等回答。

权志龙将烟头重重地往烟灰缸里按去,再松开手。玻璃制的底面上出现了一圈灰黑色的烟印。

他嗤笑了一声,带着十足的怒意。

崔胜铉依然看着他,既也不着急也不催,似乎是想给他充足的考虑时间。

又沉默了片刻,权志龙终于动了。

他直起身来,站在崔胜铉的面前,将透过浅色窗帘渗透进来的光线全部遮住。然后在崔胜铉悄悄抬头,仰视着他的目光下,径直跨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金色的阳光在他的身后勾勒出了柔和的线条和轮廓,却因为逆着光的缘故,怎么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。

权志龙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做。”

————

-08
https://shimo.im/docs/VdluHjE144wisdC9


————

-09

十七岁的权志龙失去意识之前,记得的最后一个场景,是放满一整个浴缸的星空颜色的水。

要不是实在没了力气,他当时还打算嘲笑一下崔胜铉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这么少女。

接着他就晕了过去,再睁开眼时,面前又是熟悉的瓷砖墙面。

正常时空里的权志龙依然躺在浴缸里,甚至连浴缸里的水都还没有完全凉下来,只是温温的,而且也没有了星空的颜色,只是一池普通的自来水。

仿佛从头到尾,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。

大概……真的是梦吧。

他起身想从浴缸里出来,手扶着浴缸的边沿,却压到了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。

“醒了?”是崔胜铉。

他坐在浴缸外面的地上,右手泡在浴缸里,像是想去拉权志龙出来。

权志龙看着二十八岁的崔胜铉,十年,他好像变了,又好像还是那个青涩的少年。

“看我做什么,快起来,别着凉。”

其实是没变的。

至少跟十年前那个帮他把手放进被子里去的崔胜铉,一模一样。

权志龙忽然站起来,身上的水哗啦啦地掉进了浴缸里,崔胜铉看着他这样,皱着眉,转身去给他找浴巾。

酒店的浴巾很好找,一般就放在盥洗室里,崔胜铉拿出一条,稍微抖了抖,正要转身给权志龙擦干,却感觉一双湿淋淋的手从背后环住了自己的腰。

“我们别吵架了好不好?”权志龙将头埋在崔胜铉的背上,声音听起来有些嗡嗡的。

“松开。”

权志龙闻言,顿了顿,手上的力度反而收得更紧,“我以后不跟你吵了……”

“……你先松开。”

“我真的不随便跟你吵了,我发誓,我……”

于是崔胜铉赶在权志龙喊得更大声之前,直接掰开他的手,然后转过身,迅速用宽大的浴巾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。

“吵也没关系,但是你别把自己弄生病行不行?”

“我一回来就看见你睡在浴缸里,怎么叫你你都不醒,我都快被你吓死了你知道吗!”

“再困也不能在浴缸里睡,这个道理哪怕三岁小孩子都懂的吧?”

崔胜铉原本还想说什么,但是权志龙垂着眼的样子又偏偏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他放缓了语调:“以后不准这样了,听到没。”

权志龙点点头,乖顺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揉乱他的头发。

然而崔胜铉刚伸出手,却被自己的喷嚏给打断了。

权志龙抬起头,看了崔胜铉一眼,也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一条干毛巾,把他头上被水汽沾湿的头发擦干。

嘴里不满地念道,“还好意思说我。”

失了底气的崔胜铉,气势顿时降了下来,嘟囔着:“谁让你要我不到天亮不准回来,你大冬天的,去宿舍楼下吹一晚上冷风试试……”

权志龙皱眉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自知失言的崔胜铉立刻闭上了嘴,不再出声。

然而已经晚了。

“你是不是也……?”

其实权志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他会穿越到过去跟那浴缸里的水肯定有关系,而刚刚醒来的时候,崔胜铉的半只手分明是浸泡在浴缸里的。

然而现在更严重问题不在这里——

“所以打从一开始,那个十八岁的崔胜铉根本就是现在的你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然后你还装作十八岁的样子,什么都不懂,等着我主动来追你,嗯?”

“那个,志龙啊……”

“还有那个女生。”

权志龙忽然狞笑了一下,“你不是说你跟她做了么?演技不错嘛崔演员。”

“不是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你说个屁!”

“你刚刚不是说不和我吵架了吗QAQ”

“我现在杀了你的心都有。”

他这个穿越回到过去的挂,算是白开了。

绕了一大圈,他们还是回来了。

——THE END——

评论

热度(148)